暮光之城,北京天文馆,河南卫视直播

频道:国际新闻 日期: 浏览:208

韩娱圈里有关李胜利事件和张紫妍的事件,终于开始两线一起发展了。

我们先说说李胜利事件最新的进展。

之前被扒出的CNBLUE乐队的李宗泫,你们还记得吗?


他和郑俊英的聊天记录被爆出来以后,ins连夜清空了,公司还表示不会退团也不会退出娱乐圈。




之后韩网那边又爆出了李宗泫的完整对话,说是“昨天和风月场所的孩子们群P了”。


emmmm,是嫖,还贵胄荣华是群P。


与此同时,有关李宗泫和女团、女粉丝发生X关系的料也越传越开。


他的经纪公司对此再发声明,说李宗泫会反省赎罪,但X骚扰传闻不是真的。要再继续传,小心对你们使用法律手段。


潜台词其实就是:看什么看,老子已经在反省了,还要怎么样?


不仅出来示了一波威,李宗泫的kakao还注销了,不知道又是在隐藏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。


与李宗泫方态度差不多的,还有崔钟训,在接受调查期间,实行三不原则,不知道,没关系,没有。


这和李胜利当初说会诚实接受调查,结果拒交手机是一样王姬的老公一样的。


只不过没坚持多久,到了今天,崔钟训已经承认自己和总警有交情,曾经一起打高尔夫,还为其夫人提供KPOP公演门票。


而李胜利这边呢,虽然拒交手机,但也没有逃过更多的调查。

日前再爆他在香港开了一个皮包公司,现在香港税务方和韩国国税厅开始一起调查。


而且虽然他全面否认“X交易中介”嫌疑,称只是介绍女性,但警方已经掌握了相关的证据。


(这是想说明,自己是月老,而不是老鸨吗?)

这甚至具体到,检方掌握了李胜利涉嫌把女性送往日本进行X买卖的相关证据。


而那个日本的某某被扒出,是“日本王思聪”青山光司。


他是KRH集团的主席,经营的项目十分广泛,包含建筑、保险、饮食、停车场、教育等行业。


之前青山光司搞剪彩的时候,李胜吴正恭利还去助阵了,二人交集很多。


看这个样子,一些有权有钱的和李胜利有过交集的,基本上都可以查一查,说不定能查出不少东西。


不仅仅是国际老鸨李胜利成为瘟神,偷拍狂魔郑俊英也差不多,这一次丑闻事件曝光后,网友统计韩国有31位明星对郑俊英进行取关,有的甚至直接删思楠小读除和他以往的合照。



基本上相当于过街老鼠,人人喊打了。


以上几位是前几天早就扒出来的,现在很多网友对于李胜利郑俊英能再扒出什么已经不会感到太意外,让人意外的是,这次事件还牵出一个明星,就是车太贤。


对,就是曾经和全智贤演过《我的野蛮女友》的车太贤。


他出道很早,2001年就大红了,2006年和高中同学崔锡恩结婚,那时两人已经谈了13年恋爱。


在圈内口碑向来不错的车太贤,这一次被卷入事件,是因为涉嫌非法赌球。

包含郑俊英在内的《2天1夜》成员聊天群中,车太贤说自己赢了225万韩元(约1.3万人民币)。


他称这个钱为两个小时内发的一笔大横财,对于非法赌博,心里也知道,说“如果举报的话就要戴手铐”。


随着这一次郑俊英事件的曝光,车太贤已经道歉,称不是去海外打高尔夫,是几个朋友间为了增加乐集肤伴热趣而做的行动。


他的道歉看起来还挺诚恳,自觉从所有节目中下车。相比起其他几个人,韩网友认为他下车有点太严重了,毕竟李宗泫现在还没退团。


说完李胜利事件的新进展,我们把目光拉到张紫妍这边。

张紫妍的事情,已经过去十年了,如果不是这一次李胜利事件的爆妈妈图片发,估计还要被掩藏在黑暗里。


关于她曾经遭受的一切,这里不再过多的重复,还不太清楚的朋友,可以黄金厕纸看本文文末的相关链接。

张紫妍事件中,有一个疑问,就是关于她自杀的原因。

最开始媒体报道时,认为张紫妍是由于父母双亡患上抑郁症,从而自杀。


但这个说法,在张紫妍去世两年后,就站不住脚了。

2011年张紫妍的遗书出现,里面提及了她在出道后曾经被迫多次提供X服务。


大众猜测她自杀或许是两个原因,一个是因为在父母的忌日被要求陪睡而自杀,一个是因为被结扎而自杀。


这个谜到了今天,终恭喜傅少你有喜了于有了一个新的进展,而且爆出的料还比较详细,有视频、短信等证据。

最重要的是,出来了一个新的人物,李美淑。


她是谁呢?是一个老牌演员,很早就出道了,在1978年,参加乐天小姐选美大赛出道。之后演了《火鸟》、《某某不懂事》、《那年暖冬》、《外泊不归》等等。


1987年的时候,她突然退出娱乐圈,直到王微火牛10年后才重新复出。

她和张紫妍有什么关系呢?我们来了解一下人物关系。

李美淑之前和张紫妍是同一个公司,刘长浩是该公司的经纪人,2008年刘长浩出来单干,带走了李美淑,但李美淑还没有解约。


之后李美淑想要和经纪公司解约,但存在一些困难,比如说被公司捏着把柄,以及要赔违约金,于是李美淑想要利用张紫妍的事情去威胁公司。


在D社曝光的监控视频里可以看到,2009年2月28日,也就是张紫妍自杀去世前8天,张紫妍一个人去了自己前经纪人刘长浩所在的办公室。

如果时间没看错的话,应该是下午5点35分。


到了晚上9点钟,张紫妍和她的前经纪人刘长浩一起出来了。


之后同一天,晚上11点多,张紫妍前经纪人刘长浩再次从电梯里出来,手上拿了一份文件。


3月1日下午2点半,这个经纪人就拿着文件去了MBC的电视剧制作中心,疑似是找李美淑。


到了下午6点多,刘长浩给张紫妍发了短信,说“现在就剩一场戏了”。


晚上8点半,他再次给张紫妍发信息,问“我在新沙站了,你在哪里?”


3月2日晚上9点多,张紫妍又去吴宗玲见了前经纪88中文人刘长浩。


差不多12点左右,她从电梯里出来,脸上还是很开心的表情。


张紫妍当时为什么开心呢?因为她觉得自己写了这些文件,把金钟胜(公司的社长,就是那个逼她陪酒的)扳倒了,就可以和经纪公司解约了。


这份文件,她甚至签字和写上了自己的身份证号。


文件里主要说到自己被金社长逼着陪酒。


以及爆出了金社长暴力殴打她,要她去陪客人(某位导演)打高尔夫球。幼体字


包括还列出了4-6页的名单。


写这个文件的时候,张紫妍并不是把它当做遗书来写,而是认为这个文件可以搞倒金社长。

这一点,和最近张紫妍的后辈尹某的说法是一样的。



尹某表示张紫妍整理这份文件是为了通过法律手段讨回公道,根本就不是遗书,她至今也无法理解张紫妍为什么会突然自杀。


如今,这个疑问可以从李美淑身上找到答案了。

李美淑拿到张紫妍的文件后,开始要挟公司的金社长,要解约,但进行的不顺利,于是她叫刘长浩再次约了张紫妍出来,亲自见一见张紫妍文件里的一个导演。

那个导演叫郑世浩,之前媒体曾采访过他。


在采访中,郑世浩承认张紫妍陪他打高暮光之城,北京天文馆,河南卫视直播尔夫一事,但是否认了陪睡。


这个人是个重要的人证 ,因为在李美淑利用张紫妍这件事里,郑世浩是一个参与者。

李美淑要对付金社长,而金社长害怕郑世浩,于是李美淑和经纪人刘长浩找到了郑世浩,郑世浩约在3月9日下午见面。


之后,刘长浩给张紫妍发了一个短信“周一(9日)我要跟某人见面。下午空出行程吧。周一上午给你电话”。

这个短信是3月7日晚3点34分发的,成为了张紫妍生前的最后一个短信,2个小时后,张紫妍自杀了。


原本张紫妍认为这份文件不会公开,所以才信任了李美淑和刘长浩,认为自己不用露面,但最后得知自己被骗,她绝望了。

如今来看,李美淑正是压垮张紫妍的最后一根稻草。

然而,在警察的调查过程中,李美淑坚决称不认识张紫妍,不知道有关张紫妍一切的事。


诡异就诡异在,在2014年,金社长告了李美淑,认为她和张紫妍的死有直接关系,但当时法院驳回了金某的诉讼。


两只狗互相攻击,最后李美淑利用张紫妍赢了金社长,但张紫妍却成为了牺牲品。

据说,李美淑在张紫妍事件后上过法庭,出庭后被记者拍到她非常得意的笑容。


这样来看,张紫妍事件的复杂程度远超出我们的想象。她的死,还不仅仅是因为经纪公司的压迫,不仅仅是受到侵害,还因为李美淑的利用,最后选择了自杀。

但希望这次重点不要跑偏,虽然李美淑涉嫌利用张紫妍,但根本的原因,还是那份名单里涉及的很多人。


这份名单里的人,调查结果不是“不起诉”,就是“暗查 终止”,一个10年的案子,拖了一年又一年,总是因为种种原因而搁浅。

2011年案子要审时,张紫妍前男友朴一泽在机场被不明人士带走。


曾经说要为张紫妍讨回公道的他,消失了一个月以后,现在再也不敢发声,不知经历了什么。


之后媒体曝光了张紫妍的经纪公司,装修的和酒店一样,有床有厨房有浴室。


但金社长最终只是赔偿了2400万韩元,约合人民币14万,罪名是经纪公司强迫张紫妍陪酒。


直到2018年,龙城风月韩国民众为张紫妍事件请愿,30天内,超过20万人向青瓦台请愿重审,但最后拖到公诉期结束,案件没有太大进展。


可能唯一的进展,是张紫妍公司的金社长武林外传戟神加点承认,提供给客人的饮料酒水中,含有刺激性的药物。


然而,这个金社长也只是又被判了火车危机圣诞节版一年刑,仅此而已。


好在,李胜利事件爆发,牵起了这桩10年前的冤案。

为张紫妍事件发生的人也越来越多,韩国女星具惠善在ins上晒出《花样男子》的剧照,称“塞暖宝宝在我手里的姐姐,遗憾一张合照都没有,在天上好好休息吧”。


那个站在她后面被挡住的女生,就是张紫妍。


今天,韩媒也带来一个好消息,韩国总统已经做出指示要彻查“burning sun事件”、“张紫妍事件”、“金学义事件”。


这三叶怀谦个事件都是非常典型的事件,李胜利事件是中介,张紫妍事件是受害人,而金学义的事件,就是罪恶的终端。

简单提及一下金学义事件,这个事也是发生在2009年。


2012年底,韩国警方调查政府高官接受某房地产开发商X贿赂,发现有新任法务部副部长金学义,以及政府部门其他高层人士、大学医院院长、金融界相关人士以及审计监督部门高官。


这个事情被爆出来是个意外,情节离奇的如同连续剧。

建筑商尹重千,X招待韩国社会“名流”,他有一个癖好,就是偷偷摄像,录成光盘保存在车里。2011年他蒸盒号之歌和另一个女企业家权某发生关系,被自己的老婆发现了。老婆以通奸罪把老公告上法庭,权某也不甘示弱,以XQ和恐吓罪,举报了尹重千。


权某称自己被尹重千下药后进行XQ还拍下视频,以此威胁抢走了自己的奔驰轿车和15亿韩元(890万人民币),2012年,权某通过某帮派的侄子,把奔驰车夺回来,这才在车里面发现了尹重千偷拍的视频。

总结起来就是,两个女人,把涉嫌X贿赂的建筑商和有权有势的终端给搞了。


只不过,这件事也查的并不怎么样,虽然法务部次官金学义被指控涉嫌X贿赂,但这件事最后是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,以高官辞职不了了之。



想马宁利想这三件事,如果把它们放在一根线上的话,第一个就是张紫妍这样的受害女性,连接着的是中介李胜利这样的老鸨,最后是站李振威师父在食物链顶端的权贵人士。

食物链的生存法则,在这根线上体现的再明显不过,弱者如鱼虾,被吞食,被残害,狡猾的商人从中赚取钱财和交换利益,而那些站在顶端的人,犹如撼不动的巨兽。哪怕被曝光,被调查,最后也仅仅是伤了一点皮毛。

还有一些如李美淑这样的人,虽不是巨兽,但却是恶毒的蝎子,为了自己的利益,人血馒头吃起来也毫不犹豫。

希望正义不再迟到,公信不再被消费,光明不再被黑暗掩盖,生而为人,这个世界要做点人事。

(不熟悉近期韩娱圈瓜的朋友,可以看往期或者见公号malabiao,复习李胜利、郑俊英的人渣往事。未经授权,不可转载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