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fboys,PLMM,办港澳通行证需要什么证件

频道:国际新闻 日期: 浏览:227

(注:本文较长,为了您的观赏体验,建议收藏后阅读)

成化十三年正月(1477年),新年伊始,大明朝堂上的文武百官们原本洋溢着喜气的脸上,却因一道突如其来强搂宋祖英的上谕而集体变色。

成化天子忽然宣布要增设新的厂卫机构,西缉事厂。

百官大哗!

这是自永乐朝增设东厂以来,大明皇帝又下旨设立的第三个特务机构。

锦衣卫、东厂这两个老牌厂卫机关,已经让内外大臣们闻风丧胆、战战兢兢了,如今又平白多出一个,往后的日子怕是不好过了!

接到这么一份特殊的新年大礼,以内阁首辅商辂、兵部尚书项忠为首的朝臣们,开始暗自盘算,该如何应对这潜在的威胁。

而此时在大内西侧灵济宫前的旧灰场门阶下,一个年仅十五六岁,身着御赐大红飞鱼锦袍的年轻太监,正意气风发的看着鎏金的“西辑事厂”牌匾缓缓挂起。

他就是汪王南诒直,如今成化天子面前最得宠的近侍,没有之一。

随着西厂的设立,少年汪直正式从宫禁万重的大内,开始走到大明权力的舞台中央,雄心万丈的他,迫切希望做出一番事业来证明自己、报效天子。

大概汪直彼时的心境正如电影《龙门飞甲》中,陈坤所饰演的西厂督公雨化田所说的那样:东厂破不了的案由我西厂来破。东厂不敢杀的人我杀,东厂不敢管的事我管。一句话,东厂管得了的我要管,东厂管不了的我更要管,先斩后奏,皇权特许!这就是西厂!

妖异事件催生出的特务机关

说起来也是咄咄怪事,成化朝的妖异事件很是频繁,就拿去岁来说,大明的京师,天子脚下、首善之地,竟然闹出妖物伤人的诡异之事。

成化十二年七月初九夜,京师西城内,突然冒出个周身漆黑、长着尖齿利爪、不知名的怪物,它四处活动伤人,连续多天,军民备受荼毒、惊骇不安。可追其踪迹又完全找不到它,一时间谣言四起,有当事人称那是妖狐在作怪,大凶之兆!

成化天子命有司追查,可不仅毫无头绪,反倒让百官上疏说这是上天在示警,需要天子遣使祭告天地,献文躬身自省。

天子的郁闷可想而知,但为平息物议也只得照做。

可妖狐之事还未平息,一波又起。

七月庚戌日的早朝,奉天门执勤的大汉将军们居然看到一团“黑眚”飘动(这黑眚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,有推测说是球状闪电),侍卫们惊哗鼓噪,百官及成化天子都吓得不轻,好在黑眚很快就消失了,众人才安定下来。

都察院乃至锦衣卫都解决不了这些事,锅当然还得皇帝来背。

不久更让成化天子惊怒的是,锦衣卫校尉在万岁山(景山)上抓获了一名偷偷潜入宫城的男子。经审问得知,此人原叫侯得权化名李子龙,因懂一些方术,被几名宦官尊奉为上师,时不时蒙混进入内府(主要是明代宦官机构十二监所在地,在北安门和玄武门之间地带),还多次爬到万岁山上眺望皇宫。

外人轻易就能潜入皇城,再隔一道宫墙就能进皇宫了!出了这么大的守卫漏洞,皇帝哪有半点安全可言!

网络图片

成化天子暴怒不已,短短一个月就发生这么多的怪事,他信任的各司衙门居然无能至此,解决不了问题不说,还老拿“德政有缺”来糊弄,真当天子可以任意摆弄不成!

这次成化天子不再忍耐,决定用他自己的方式来搅动大明行政机构这摊死水。

自小养在身边洪志明,没有那么多利益纠葛,忠心耿耿又聪明伶俐的汪直成了皇帝手上关键的棋子。

成化天子许汪直出宫查访民情,汪直也果真不负圣望。

史载:汪直“布衣小帽,时乘驴或骡,往来京城内外,人皆不知疑。”,“大政小事,方言巷语,悉采以闻。”

不到半年,汪直就向成化天子上报了,平时百官不会说的,锦衣卫和东厂忽视的各类消息,让成化天子真正能切中到京城上下的脉搏。

于是皇帝不再犹豫,女男人新年刚过,就抽调锦衣卫、东厂大批旗校,组建了西厂。这个新余路不可知生的厂卫机构,人数倍于东厂,一下子就跃居成为最庞大的特务机关。

一时京师内外风雨欲来!

一场大案诱发的倒“汪”风波

  • 建宁卫指挥杨晔案

西厂初立,自然要有一番新气象,汪直自幼长在大内,除了皇帝,他真就不怕任何人,也不需要买谁的帐、给谁面子。

权贵要势们经常占用官船走私点盐和其他一些土特产,这是官场潜规则,一直以来没人敢管也不会有人管。可汪直就敢管,派旗校沿河设卡盘查船货,执法严厉,搞的官场上下怨声载道,这不是断人财路嘛!

对于有违法嫌疑的高官,如三品官的刘福、五品的武清等,那是说抓就抓,虽然最后发现是诬告给放了,可也让大明官场人人自危。

东厂和锦衣卫在没有抓捕的驾贴时都不敢这么干,可西厂就干,还不止一次,这西厂权势也太大了!

更让百官们心惊胆战的是二月时的建宁卫指人交挥杨晔案,那是差点将他们都陷进去。

建宁卫指挥杨晔是著名的“三杨”之一杨荣的曾孙。三杨是谁大家都不陌生,此三人分别是杨士奇、杨荣、杨溥,均历事永乐、洪熙、宣德、正统四朝,先后位至台阁重臣,可谓是将内阁转换到宰执中枢的关键人物。

网络图片

按说这样的名臣之后,诗书传家、世代簪缨,后辈不应该太差,可偏偏杨晔和其父杨泰在福建建宁一带那是横行乡里,臭名昭著。

杨晔父子不仅侵吞军费,盘剥百姓,还残忍成性,肆意杀人,曾有百姓为避其害,躲入棺材之中装死,谁知杨晔知道后,竟令人放火烧棺,把人活活烧死,其恶行可见李政直播间一斑!

众位要问了,那官府就没人管吗?

是的,没人管。

内阁首辅杨荣虽然去世,可他的门生故吏遍布天下,杨晔父子俩仗着祖辈恩荫,再怎么作奸犯科,也能摆平。今天当政的高官照顾前辈的子孙,明天退下来了也会后任照看你的,因循相袭这就是当时官场上的潜规则。

可自从新任福建按察副使冯俊到来后,情况有可变化,这冯俊可是清官,对于百姓的血泪控诉,没有置若罔闻。在冯俊将案子审理清楚后,立即下令逮捕杨晔。

可杨晔滑头的很,当时就溜了,躲到其时任兵部主事的叔父杨士伟处,并满京城的上下打点活动关系。

冯俊就将事情上奏天子,请有司逮问杨晔。但杨晔能耐太大,跟他同时福建老乡的司礼监太监黄赐、陈祖生为他说好话,文武百官中接收贿赂的也大有人在,都说此案需要核奚美娟老公实。

成化天子派了刑部主事王应奎和锦衣卫百户高崇前去福建勘察,俩人到了福建就被杨晔的父亲杨泰重金贿赂。就这样核查的人回奏皇帝,案情不实,这件案子就要蒙混过关,眼见被摆平,可可偏偏撞到西厂的枪口上。

此时西厂刚刚成立,汪直这样的少年权宦也初次走到权力前台,炙手可热。杨晔既为了案子要活动,也本着多结交权势人物的心思,自然少不了拿着财货去敲西厂的大门。

杨晔重金贿赂西厂掌刑百户韦瑛,并请韦瑛向汪直引荐。哪成想汪直居然不爱财,这下不仅关系没搭上,反倒让汪直知道了杨晔的种种不法。

很快杨晔被西厂抓了,在酷刑逼问,案子被审问的一清二楚,连杨家父子都行贿了那些朝臣权要都交代的明明白白。

网络图片

这件案子牵扯太广,百官惊恐,不下一次大地震!

这汪直简直就是愣头青!这要是秉公执法,朝廷里恐怕没有几个官能独善其身。

看着西厂呈上的审问详细的名单罪证,成化天子适时的出手了。

杨晔的案子移交法司,西厂不再过问,而且杨晔也很“识趣”的恰好此时在狱中因受刑不过病死了。

百官以及一些宦官们都长长的舒了口气。

之王牌进化txt全集下载后的处理就很官方化,明面上的涉案人员或杀或贬官,事情就此了结。

可西厂的毫无顾忌的行事风格,却让内外忌惮不已,它不能存在了!

  • 罢革西厂的交锋

成化十三年五月,首辅商辂领衔三位内阁学士上奏成化天子,以西厂伺察太烦,刑网太密,致纲纪紊乱,中外失和,内外大臣,军民商贾皆惶惶不安为由,请求罢黜西厂。

商辂一代名相,由他上疏可谓是代表整个文官集团的共同意志。

成化天子看到呈到御前奏本,自然震怒,西厂的所为他自然清楚,即使有些情弊,可完全没有商辂说的那么的危言耸听!

更可气的是商辂居然再次拿去年妖异事件说事,直言:“何也?去岁七月以后,有妖物伤人,当时人言必有应验。及立西厂,惊动人心,一如妖物伤人之时。以此观之天道,豫先示儆,不可不虑”。

成化天子已经御极十多年,此时年富力壮,政治手腕纯熟。既然朝臣联合逼宫,那他就分化瓦解,拉一批打一批。

于是让司礼监太监怀恩传旨内阁,责问商辂等人:“朝廷用汪直缉访奸弊,有何坏事?尔等遽如此说,是谁先主意!”

注意,这里边问话的道道,谁先出的主意,这是让内阁之间先分化,将商辂孤立,帝王手段可见一斑。

不过成化天子没想到的是,执掌司礼监的怀恩也有意罢革西厂。怀恩行事稳重,素有贤明,他很清楚西厂肆无忌惮破坏大明官场规矩的危害,哪怕是正义的,天下还得靠这帮晅怎么读人来治理,稳定才是根本。

怀恩到了内阁当着所有阁员面照本宣科问话,商辂自然率先答对:汪直坏朝廷事,我们阁臣同心一意没成都龙泉天气有先后。

其他的阁臣万安,刘珝这会儿也不可能选边站,都出言附和的确如此。

怀恩要的就是他们这么说,当即就表露心迹:既然大家都这样说 那就如实回奏,若果陛下召见询问,你们可别变卦啊。

这是近乎直白的告诉内阁,司礼监也是赞同罢革西厂的。

怀恩走后,商辂举手加额向其他阁臣表示感谢,商辂是前朝旧臣,而其他两位却是皇帝在东宫时的体己人,皇帝很明显是来d2602针对他的,现在好齐欣云服了有司礼监相助,事情反而有了转机。

成化天子面对怀恩的回奏,当即愣住,他很快意识到司礼监居然和内阁联手了!

大明的朝堂可以用三足鼎立来形容,内阁、司礼监、皇权,这三方势力才是维骆雁系大明政局稳定的政治生态。如今面对内阁和司礼监的同时抵制,毫无准tfboys,PLMM,办港澳通行证需要什么证件备的成化天子,立刻换了副面孔,命怀恩再次到内阁传旨,认可了大臣的建议,并表示会裁撤西厂。

网络图片

不过在让怀恩传旨前,先以与当初杨晔勾通为由,贬斥了司礼监的两名太监黄赐、陈祖生,这是对怀恩的敲打,帝王权术。

怀恩再次传旨,商辂等人欢喜的领旨谢恩。可怀恩却苦笑不已,他向内阁说了司礼监太监黄赐、陈祖生被天子斥退。

这不是发牢骚,今天的联手罢革西厂的事已经让皇帝忌讳,怀恩也是提醒内阁要适可而止啊!

可惜的是西厂将被革的消息,让百官们高兴的冲昏了头脑,商辂已经无力阻止他们进一步的行动。

兵部尚书项忠联合六部九卿联名上奏,声势浩大的请罢西厂,并严厉处置汪直,这封奏疏被成化天子留中不发,皇帝已经到了愤怒的边缘。

成化天子最终还是理智的下诏罢革西厂,汪直被召回御马监当差。

文官们获得了空前的胜利,项忠的风头也一时无俩。

汪直天真的以为是当初杨晔案,遭到黄赐和陈祖生的报复,而鼓动群臣反对西厂,跑到皇帝面前哭诉,成化天子于是顺带手将黄赐、陈祖生贬谪到南京去了,这只是皇帝反制的开始。

成化十三年六月初,东厂校尉奏报,兵部尚书项忠和武选司郎中姚璧徇私枉法,起因是太监黄赐的请托,项忠和姚璧通过关系,违规将黄赐的兄弟黄宾从京卫选到江西都司任职。

成化天子命三法司并锦衣卫共同审问项忠,看看就这么一件小案子需要这么高的规佐藤渚格会审,天子的意图显露无意啊!

皇帝释放了信号,自然有聪明人嗅到了味道,很快弹劾项忠各种违法事的奏章铺天盖地,最后一个个小小的诱妻欢请托案,蔓延的越来越大,直接牵涉出与项忠关系要好的十多人。

成化天子也不客气,全数处理,项忠削职为民,其他等人各有贬谪。

网络图片

事情完了吗?并没有。

成化天子是个强势的皇帝,虽然对待臣下相对仁厚,可他对权力的占有却一点都不输太祖太宗。商辂久在内阁,君臣初时相处得当,但随着时间的推移,商辂所代表的阁权经常掣肘皇权,成化天子的意志并不能通过商辂完全施行,这次西厂事件就是双方矛盾的集中爆发。

当司礼监、项忠都受到了处罚,唯独内阁毫发未损,这怎么可能?

短短几天的接连变故,已经让投机者行动起来。

成化十三年六月掘地重工十五日,监察御史戴缙上疏天子:近年多灾,陛下晓谕张米伽两京大臣小丑的眼泪经典句子修身自省,可从没听说谁进贤能退不肖,革除宿弊,只有太监汪直缉捕杨晔、吴荣等奸恶,惩治高崇、王应奎等贪官,奏释冯徽等冤狱,禁里河害人的宿弊,所行都是符合公论,但他官校韦瑛行事不得体,太过张狂,被大臣奏请罢革西厂,陛下也从谏如流。圣上推诚任人及时修政务裨宿弊,大臣们更应该辄自修省,各自上奏自请去留。

这封奏疏很合成化天子胃口,尤其是以灾异频发、天灾示警,让大臣上奏自请去留。当初大臣就是以这套说辞让皇帝自省,现在以彼之道还施彼身,皇帝能不痛快?

成化天子将奏疏交付有司商议,结果自然是两京五品以上官员都上请罪书,自陈过失由皇帝决定去留。

商辂心灰意冷按照惯例,再三上疏请辞后,成化天子准其所奏,并赐少保恩衔。

到了这一步如果朝中大臣还没摸清圣意,那就真可以找根麻绳吊死了。

一群讨好皇帝的言官开始赞美开设西厂的必须性、正义性,这次成化天子“从善如流”,下诏重开西厂。

仅时隔一个月,罢革的西厂重开,只是不同新设之时,此时的东厂提督是汪直举荐的太监尚铭,锦衣卫掌镇抚司印的吴绶也是汪直举荐。

三大厂卫受制于汪直一人,中外侧目。

此刻的汪直就像成化天子如今无可遏制的权力化身一样,享受无上尊崇!

可权力的斗争不就是如此现实吗,一家衰亡,必定有一家兴,此起彼伏,生生不歇。